最新文章
最新文章
主页 > M生活居 >「大家都喜欢从失败里迈向成功的故事呀,这个最热血了!」──专 >

「大家都喜欢从失败里迈向成功的故事呀,这个最热血了!」──专


「大家都喜欢从失败里迈向成功的故事呀,这个最热血了!」──专

「赛季里头,一週要打四到五场、一天练习,所以有六天在工作。」周思齐算着,「早上我有私人的体能训练课程,然后吃午饭,到球场练习──如果是主场就要提早开始,然后把时间空下来给客队练习,趁那段空档去吃饭、开赛前会议,再来就比赛了,平日六点半开赛,假日五点零五。」

周思齐是知名职棒选手,工作行程听起来倒有点像平凡上班族──或许,许多职业运动员在学生时期就已经在过这样的日子。

「高中的时候,中午就要开始练球,一直练到晚上;然后因为练球很累,所以隔天上午的课堂上都在打瞌睡,都没在唸书。」周思齐收起笑意,「但这是不对的。」

对国内体育教育有点了解的人,大约都会听闻一些夸张现象,例如家长把「体育班」当成託儿所,或者早早就有各方势力涉入比赛。周思齐并没有谈这些牵扯层面更複杂的问题,只专注讲一件事,「学校会告诉你:你进了校队,未来要当职业球员,打棒球比较重要,唸书不重要。问题是,大多数学生时期的运动员会被各种原因刷掉,成为职业球员的人很少。在学校的时间全用在练球上头,书没唸好,也没有别的一技之长,没打上去的话一切都要从头再学。」

高中毕业时,周思齐也面临直接朝职棒之路前进、或者以体育保送生的身分就读大学两种选择。

周思齐选了后者。

「打棒球和唸大学,在我的原生环境来说都是很屌的事;像王光煇回嫏的时候,好像总统回来一样,受欢迎的程度很夸张,还会斜背个红带子、坐吉普车游街、有人献花;」周思齐说,「如果你高中毕业考上大学,家里就会杀鸡杀猪、庆祝放鞭炮。我的原生环境就是这样,所以我对这两件事都充满憧憬。能进大学,觉得超级光荣,像做了什幺了不起的事一样。」

周思齐没想到:家里开心把他送进大学之后,他就遇上了麻烦。

高中三年都没唸书,进了大学,周思齐发现自己不知道怎幺写报告交作业,而且还发现:和他一样是体保生但来自其他明星高中的同学,在唸书这方面的技术比他强多了。

周思齐并不是没有阅读习惯的人,事实上,他的阅读习惯与对棒球的爱好几乎是同一回事。「小时候就是因为棒球新闻读《民生报》的,」周思齐说,「那时我们乡里只有一家漫画出租店,我可以点一杯饮料就待在店里把一整套漫画看,那时看的几乎是棒球漫画。」

不过读报读漫画的习惯,在面对大学课业时没有发挥太直接的作用,周思齐只好跟着他眼中那些「很会读书」的同学,看看人家都在做些什幺。「然后我才发现他们都在图书馆找资料,他们还告诉我,学校哪个图书馆哪类的书比较多,可以去找资料。」周思齐跟着同学到图书馆翻书查资料,刚开始是为了应付课业,后来自己读出了兴趣,「像是运动心理学领域的资料,还有历史;当时『富爸爸』那系列的书刚出来,除了讲财务槓桿之外,更重要的是那个『财富教育』的观念。」

自己培养的阅读兴趣让周思齐更清楚地看透过去体育教育的问题,在职业棒球逐步转变的现今,也比别人更容易适应变化。同时,周思齐也明白「教育」可能带来的力量。

「职棒比较注重数据,大概是这五年才比较明显,我早期在打的时候,传达的方式就很模糊不清,凭感觉。」周思齐举例,「你上场打了下来,我就问你,你告诉我说投手很喜欢吊外角高球,但到底是外到哪里高到哪里,就只凭感觉。但现在就会用九宫格的方式,说『投手很会控三七九、捕手偏好配九、进垒角度多少、落幅多少』,透过数字沟通,会準确很多。」

从美国引进数据化的运动科学研究,让球员之间的讯息传递更精準,也让教练团更有办法拟定战术,「大家常以为台湾的职棒没进步,事实上我们的确在进步;不过美国职棒已经有超过百年的历史,中华职棒才三十年,我们还在追赶。」周思齐说,「球团现在有专门的情蒐部门,教练的沟通指导也更具体。」

周思齐认为,台湾职棒不仅历史还不长,而且无论是打球的还是看球的,对台湾棒球的历史都不够了解,「例如有多少球迷知道『能高团』?对我出身的花莲光复乡而言,他们是口述历史里头、神话一般的存在,让我认为自己血液里就有打棒球的基因,但有多少看球的球迷知道这些历史呢?大家只在意输赢。」周思齐感叹,「不然就是说,『啊这种球都接不到,一定是打假的啦』,中职2008年的假球风波,现在仍是职棒的原罪。」

当时的假球签赌事件,重创职棒形象、改变职棒生态,也让很多职业球员一夕之间失业。「2008年之后国家有几次补助计划,」周思齐说,「但我觉得教育才是最根本的方法。」

阅读兴趣让周思齐明白:球场上遇到的问题,可以透过阅读寻找答案;而更大一点的、关于国内职业运动环境的种种问题,周思齐认为也该从教育着手。

「『球芽基金』是其中的一部分,」周思齐说明,「我们提供家境不好的国中选手奬学金,然后定期追蹤他们的状况──有时透过学校,有时透过教练。如果孩子表现得好,父母也有意愿,那我们基金会就会出钱,全额赞助他去日本唸书。」周思齐谦虚地表示,自己能打进职业队有部分是运气好,而这些经济环境不好的孩子,把一切都押在棒球上,但只要中学大学阶段受了伤、无法成为职业选手,这辈子就很惨。「现在有很多退休的职棒前辈回乡执教,他们自己走过这些,所以很清楚;透过他们追蹤孩子的状况,对我们帮助很大。」

同时,周思齐不但认为能高团等过往棒球传奇,应该要以口述历史的方式整理出来,先前的放水风波,也应该要正视。「红叶、金龙那个时代,棒球被当成一种『宣扬国威』的工具,签赌案的时候,职业球员好像又成为社会负担。」周思齐想了想,「我到美国时参观过小熊队的春训,光是训练就几万名观众,有一区专门让观众做纪录,那是在训练球迷啊;小熊队终于得冠军的时候,有些人到祖父母的墓前向他们报告,在墓地放烟火庆祝。又或者像王贞治,为什幺要一直去当推广大使?他能让新球迷因为他去了解一段过去的历史,文化会因此延续。」

有了历史、形成文化,看球为的就不只是输赢的结果,它有时代变化的观察,也有国家的、社会的、地区的,或者邻里家族的各种情感传承。而正视那段「打假球」的过去,也可以将负面包袱转为正面,显示现在吸收了错误、避免再次出错,从失败中重新站起来的姿态与决心。

「大家都喜欢从失败里迈向成功的故事呀;」周思齐笑了,「这个最热血了!」

►►周思齐!
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申博管理登入|百姓的日常生活|不断的发展与完善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亚洲太阳城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