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文章
最新文章
主页 > Z恵生活 >将遗憾转化为创作动力──专访《七十三变》编导王靖惇 >

将遗憾转化为创作动力──专访《七十三变》编导王靖惇


将遗憾转化为创作动力──专访《七十三变》编导王靖惇

故事工厂 Story Works 以原创戏剧作品为主体,希冀一篇篇好故事,将生活养分带进台湾各个角落。秉持对戏剧的热情与使命、踏实的站在这片土地上,呈现每个动人时刻。在这里,我们製造感动,製造惊喜,製造有生命的故事。

跟王靖惇聊天,需要时间暖身。

他的谈吐始终得体,集编、导、演才华于一身的他,面对面谈话时,他总是不忘适时来点幽默,保持一种侃侃而谈的流畅感,用「精準演出」形容访谈过程,并不夸张,因而总是觉得少了点什幺。

《七十三变》第一次读本,王靖惇(中)为演员们解说剧本的过程

在台中土生土长,直到大学才离家北上进入台大戏剧系就读,王靖惇说了一口字正腔圆的国语;怎没有中部腔?这让我有点好奇。

「小学时,妈妈买了李艳秋的《每日一字》让我读有差吧?」他半开玩笑似地哈哈大笑。

王靖惇的父母亲经商忙碌,因此他与哥哥、姊姊从小是由住在眷村的姨丈、姨妈带大,「我姨妈已经带了我哥我姊,有点累,本来不想带我,我爸很任性把我带去放在姨妈床上,硬是要她接收。」这个被姨妈勉强收下的老幺,后来跟姨妈、姨丈关係最紧密。

唸小学后,王靖惇曾被爸妈带回家住,没几年,他又跟母亲央求要搬回姨妈家,就这幺一直住到小学毕业,上了国中,还时常往返姨妈姨丈家。

姨丈来自四川,喜吃麵食,王靖惇的生活习惯几乎也複製了姨丈一家的模式,「所以我常说自己是本省人、外省魂。」

因着与姨妈、姨丈亲如父母的情感,当王靖惇第一次听到朱陆豪想改写自家故事、搬上舞台时,虽然朱、王两人年纪相差近三十岁,但当王靖惇很快就有共鸣。听了两次朱陆豪诉说自己的故事后,王靖惇的脑袋里已有画面;就在走访朱陆豪竹东老家时,那一瞬间,「老师摸过的门、穿梭的小巷子,突然很鲜活在我眼前出现,连老师的外婆喊他回家吃饭洗澡的声音,好像都听得到。」

虽然朱陆豪住的不是眷村,但因为王靖惇的姨丈与姨妈是芋头蕃薯配,和朱陆豪的父母亲一样,加上童年居住的环境相仿,「我突然就有一种『啪!』很强的创作动力,要把这故事写好。」

但事实上,在决定编导《七十三变》之前,王靖惇曾想对家庭亲情为主的创作题材喊卡,为什幺?

过去五年陆续完成《想像的孩子》《台北诗人》《屋檐下》等被称为「家庭三部曲」的创作后,王靖惇在家庭亲情题材的创作备受肯定,某种程度,也有了标籤,「好像会被定位在家庭戏上,而我觉得身周遭的家庭故事都写得差不多了。但老师的故事太特别,他又都看过我的家庭三部曲,我有种不能辜负前辈所託的感觉。」自诩有「老灵魂」的王靖惇,听着朱陆豪说故事时,常常会泛泪,种种主客观因素加总,让他原本喊停的思考逆转,又重新启动了对亲情关注。

这的大转弯,像是早就在潜意识说好的戏码:亲子课题仍要继续。

《七十三变》首演记者会演员编导大合照,图右一为王靖惇

正想放下亲情创作主题时,王靖惇被家人捧在掌心上的「小王子」人生遭逢巨变:父亲突然在上海中风骤逝。

还没触及丧父话题前,只要谈到父亲,王靖惇原本流畅的表达就会略显卡关。他回忆两年前与朱陆豪第一次约了要谈《七十三变》时,是在明星咖啡馆,「这也正是我上台北唸大学后,父亲来看我会带我去的店。」王靖惇红了眼,声音开始哽咽。

他深呼吸了一口,对于自己失控的悲伤自嘲:「怎幺会这样?」

父逝那天,王靖惇正準备前望台中歌剧院展开第一场驻馆讲座,突然接到哥哥的电话才知道父亲中风,但这已是两天前发生的事,哥哥与姊夫已在第一时间赶赴上海陪病,「家里原本不打算让我知道,我妈觉得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忙,所以有事都不跟我说。」是哥哥后来决定必须让小弟知道,于是直接打给王靖惇。

讲座结束后,王靖惇一边搭高铁、一边与父亲视讯、一边拭泪,当晚十一点,父亲离世,「我觉得好不真实,他出门前才说健检一切都很好,我等于要在十二小时之中接受他从一个健康的人突然走了⋯⋯」

一直以来,在王靖惇心中,父亲是健康的,会活到九十岁,比起父亲,姨丈老多了,因此每此回台中,他会多留点时间给姨丈,而不是父亲;直到父亲倒下为止,他才明白自己多年来的创作动力是源自于父亲。

「过去,我以为我做戏是因为我喜欢创作,后来才知道最大动力是来自家里。我爸过世后,我创作上出现某程度的空窗,你会开始怀疑干嘛做这件事?为何要创作?当然会有观众喜欢你或讨厌你,但最重要的观众,是爸爸。」

话至此,王靖惇痛哭失声。

我想,父丧才两年,加上并非第一时间得知消息,靖惇内心应该有很多感受不是短短两年就可以消化完的。

就像朱陆豪与父亲的冲撞、《七十三变》里陆天豪与父亲的冲突一样,王靖惇也有过叛逆,和父亲产生过争执。

当年上了台中一中的他,像是进入了无限宽阔的世界,一头栽入国乐社玩乐器,原本成绩总是名列前茅的,瞬间跌落谷底,消息辗转传回到父亲耳里;他从未被父亲责难过,这时突然被父亲严厉喝斥:「这根本是不负责任的行为,还要去学校干嘛!」结果王靖惇冷冷地回:「可是我现在很快乐!」听到这句话,父亲彻底放手,再也不过问。

由于成绩太烂,王靖惇的大学之路,双亲没有抱太多期待。后来他选择台大戏剧系推甄,父母亲不予置评,「我哥也考过台大戏剧,他还有一些成绩佔优势,都没考上,怎可能轮得到我?」偏偏,就是让王靖惇考上了。

「我爸每次看我的戏,还是会说:『我都不知道你怎幺考上台大戏剧系的!』」王靖惇逐渐明白,即使父亲嘴巴上是这幺说,但每次都会带着母亲一起捧场他的作品,行动充满肯定。

王靖惇的父子关係或许与《七十三变》戏里的陆天好处境不同,但是,不论是陆天好,还是王靖惇,对于同样都已丧父的他们来说,再听一次来自父亲的一句:「孩子你做得很好!」同样都是不可得的奢望。

这次以朱陆豪演艺生涯最重要的美猴王作为故事轴线,但舞台剧唤名为《七十三变》,就是为了凸显除了众所周知的七十二变之外,如果还能有一变、一个选择,那幺「这一回,能否变回自己?」

当父亲这棵大树倒下后,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,能否真正转变为自己而活、为自己出征?这不只是朱陆豪的课题,亦是王靖惇正在咀嚼的人生,也是我们每个人终将面对的关。

台北城市舞台:
09/06(五) 19:30
09/07(六) 14:30|19:30
09/08(日) 14:30(录影场)
新竹县政府文化局演艺厅:10/12(六) 19:30
嘉义县表演艺术中心演艺厅:10/26 (六) 19:30
高雄卫武营戏剧院:11/30(六) 19:30
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:12/14(六) 19:30
台南文化中心演艺厅:12/28(六) 19:30
购票去
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申博管理登入|百姓的日常生活|不断的发展与完善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8321ax通宝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ag平台登录口